泵车分动箱,泵车配件 欢迎光临长沙基督教会城北堂         
今天是
【艺苑拾贝】以确定的信念迎接不确定的未来
添加时间:2021/1/14 18:23:39 出处:城北堂 作者:城北堂 点击:211

 本文以确定的信念迎接不确定的未来转载自公众号-潇湘法语天地


在新冠疫情依然严峻之际,我们进入了2021年。许多人对于不确定的未来感到忧心忡忡,有些人会想到著名的“梁漱溟之问”:这个世界会好吗?好像我们有很多的理由来相信我们即将进入更糟的未来。

 

 

然而,未来具有不确定性这个事实,让我们看到未来是开放的,是有多种可能性的。因此,未来的不确定性并不必然支持宿命论、预定论、悲观主义和虚无主义。在我们已往的个人经历与社会历史中,既发生过林林总总的惊惧,也有过大大小小的惊喜。因此,经验也不支持我们落入悲观主义的窠臼。

“时势造英雄,英雄造时势。”人既受制于其所生活的时代和历史,被其规训和模塑,也有可能跳出时代的局限和历史的桎梏,以睿智的眼光(vision)和宏观的视界(horizon),洞察时代的转变路径和历史的发展方向,先机行事,超前行动。实际上,不是他们超前了,而是大部分人滞后了。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•米德(1901-1978)说:“永远不要怀疑有意识且投身其中的一小群人是否能够改变世界。从历史来看,变化总是以这种方式产生的。”

世界上先知先觉的人本来就不多,而大部分人本来就是后知后觉的,需要等待变化已成定局或结果已经昭彰,才能接受时代已变、历史更新的事实。更有甚者,还有人在变化已经发生很久了,仍然浑然不觉,或者根本不能相信。这可能是思维定势、信息茧房、自以为是等多重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。鲁迅先生《风波》里边的人们就是这样。他们是法国政治家兼汉学家阿兰佩雷菲特(Alain Peyrefitte, 1925-1999)笔下《停滞的帝国》(L’empire immobile ou le choc des mondes)的延伸场景。

   

 

既然未来是不确定的,那当然会有变得更糟糕的可能。是的,有些糟糕的未来甚至会持续几年或数十年,比如经济危机、内部冲突或国际战争。然而,如果我们放宽历史的视界(借用黄仁宇先生书名),以大历史(macro-history)的眼光来审视既往的历史,以百年或数百年为单位(对于人类历史来说,百年也不过是很短的时段),而不是拘泥于几年或几十年的短时期,就像在高天之上俯瞰黄河流向大海的路径,则可以肯定的是生命战胜死亡,文明战胜野蛮,理性战胜疯狂,合作战胜分立,对话战胜对抗,开放战胜内卷,进步战胜落后。


 

为什么我们可以且必须对未来抱持一种谨慎乐观的态度?因为这是人性必然的期待和努力的结果。“恻隐之心,人皆有之;羞恶之心,人皆有之;恭敬之心,人皆有之;是非之心,人皆有之。恻隐之心,仁也;羞恶之心,义也;恭敬之心,礼也;是非之心智也。”(《孟子·告子上》)没有人天生就是恶人或想做个恶人,没有人愿意变成无耻之人、无理之人、无爱之人、无友之人、孤家寡人。“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,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?”(《道德经》第十三章)“人之初,性本善。性相近,习相远。”(《三字经》)肉身、私欲、罪性、环境等因素,既造成了灵魂与肉体、本我与超我、生活与理想、自我与他人的冲突,也使生命在时间中的变化具有了两种可能性:超越自我并趋向于绝对本质的升华,以及放任自我并趋于本质丧失的堕落。水性就下,人性向上。有几个人愿意将自己的生命过程,活成连续下降的自由落体运动?只有对自己和他人丧失了希望和信心,到了彻底心死的地步,人才会放弃挣扎和努力。然而,人有走到绝望地步的理由么?没有。天无绝人之路,活着就有希望看到糟糕的现状被改变、被改善。而且,活着还有一个理由,就是推动改变,参与改变,尽到自己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一员,对于世界和同类的责任。

 

  

在著名的演讲《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》中,法国哲学家和文学家萨特认为我们每一个人的自由选择都是在创造“人类的新形象”(la nouvelle image de l’humanité)。因此,他所谓“自由选择”并非是肤浅的“想干什么就干什么”,而是基于责任担当的主动介入(engagement),是与人共在(coexistence avec les autres)、共同进步的自我实现。

  

  

对于普通人来说,我们的能力有限,贡献有限,影响有限。然而,在我们的本质工作上,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,在我们的人际关系里,我们仍然有可能通过自觉的自由选择,主动承担份内责任,积极介入地与人共在,从而在大小不同的层次上,自我实现,共同进步。即便我们看不到明显的改善和进步,但至少可以阻止现状的继续恶化趋势。如果努力了却不能进步,那么,能够维持现状也是值得赞许的成果。向上向前的力量积蓄到一个地步,必然越过临界点,使天平导向我们期待的良好结局。

此即我们所谓“谨慎而坚决的乐观主义”。正如罗曼罗兰所说:“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便是注视世界的真面目,并且爱世界。”(《米开朗琪罗传》罗曼罗兰原序,傅雷译文)(Romain Rolland, Préface à Michelange : « Il n’y a qu’un héroïsme au monde: c’est de voir le monde tel qu’il est et de l’aimer. » Romain Rolland, Preface to Michelangelo : “There is only one heroism in the world: to see the world as it is and to love it.”




上一条:【重要通知】同心抗疫 暂停聚会
下一条:【权威发布】关于做好2021年元旦春节期间有关工作的通知
© 2015 长沙市城北堂 湘ICP备18024661号 技术支持:蓝顿网络
地址:长沙市外湘春街80号 电话:0731-85561505 传真:0731-85561505